聯系我們: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在持續加碼AI、聚焦K12核心業務之外,網易教育或將加大對外投資力度。

塵埃落定。

組織架構大調整之后,網易教育亮出新動作。

2019年春節后,包括《中國企業家》在內多家媒體曾報道稱,網易正在進行一次組織升級和調整,伴隨著業務調整的還有一輪較大幅度的裁員,而教育事業部是此次調整的重災區。

網易在教育領域的布局一直分為兩塊,一塊是網易有道,以K12學科輔導和人工智能技術開發為主,地處北京;一塊是網易教育事業部,以高等教育、成人職業教育為主,地處杭州。在前述調整中,一度有傳,網易教育事業部的部分業務予以裁撤,其余業務悉數融入網易有道。

架構調整有大環境經濟下行壓力因素,亦可見網易教育內部多重問題,比如效率不高、協同不強、變現能力尷尬等因素。

消息曝出已近一個月,就教育業務調整細節尤其未來戰略,網易官方一直未給出詳細回應。

3月19日,網易有道CEO周楓在接受《中國企業家》記者采訪時證實,原本屬于網易杭州研究院的網易教育事業部確已并入網易有道,其中包括旗下的網易云課堂、中國大學MOOC以及卡搭編程等,目前網易有道是網易教育業務的核心主體,網易教育兩線并行的局面至此終結。

網易內部歷來有同類產品多線并行的傳統,比如電商領域的網易嚴選和網易考拉。網易在教育領域的問題頗為突出,比如網易云課堂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采用的是綜合平臺的打法,即它只是內容承載渠道,很難對內容品質進行把控,而平臺的屬性反倒不如聚焦做出優質課程收效更好。

二合一之后,新的網易有道放棄了網易公開課的綜合平臺屬性,更聚焦于此前網易云課堂數據表現最好的IT職業培訓方向,更深入服務成人職業教育群體,同時聚焦看K12核心業務,另將在少兒編程等領域持續探索,而在少兒編程層面,網易已有有道小圖靈和卡搭編程兩款產品。

“2018年對網易有道來說是‘All in K12’的一年,在2019年,我們將繼續在K12領域做重點投入?!敝芊閫嘎?,網易有道在合并同類項、聚焦拳頭業務的同時,也正考慮并購其他優質內容團隊,加速擴張。

打通線上與線下

教育一直是網易創始人丁磊極為重視的業務方向,而網易有道又是網易教育的重要支撐。

在剛剛閉幕的2019年全國兩會上,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丁磊,提出利用“AI+教育”等互聯網技術消除城鄉教育鴻溝、消除貧困代際傳遞,推動中國城鄉教育均衡發展。

在提案中,丁磊對此做了深入解釋。他說,探索“AI+教育”,通過智能點陣筆的應用,可減輕當地教師批改作業的負擔;翻譯筆的推廣,能夠大幅提升學生自學能力;挖掘語音識別、語音翻譯、口語評測等場景,可以科學評估學習成效;網絡授課和AI技術的有效結合的智能教育,能夠打通教、學、練、測、評各環節。

事實上,丁磊的上述提及所有具體落地方案,都是網易有道目前正在布局的業務內容。

整合后的網易有道,業務分為付費直播課程、學習類App、學習類硬件三大類。

目前付費直播課程是網易有道精品課在承載;學習類App已覆蓋各種學習場景,主要承擔流量池的功能;學習型硬件則是公司在探索打通線上到線下體驗的一個閉環。

截至當下,在網易有道的在線教育版圖中,學習類App共有13款,其中包括網易有道詞典、網易云課堂、有道翻譯官、有道云筆記、有道數學、有道樂讀等;學習類硬件共有4款,包括有道翻譯王2.0 Pro、有道翻譯蛋、有道詞典筆、有道智能筆。

網易有道其實最早是以做互聯網教育工具起家的。2008年,網易有道上線了自主研發的在線翻譯引擎,推出了有道詞典、有道翻譯官、有道口語大師等多款外語學習型工具產品。

周楓告訴《中國企業家》,自己最早也沒想到網易有道會如此深入到教育的內容和服務,但是工具只是入口,根據學生學習的路徑,在2016年娛樂直播等工具盛行的時候,他順理成章地嘗試了在線教育直播課,即有道精品課。

因為是計算機專業出身,周楓在產品研發過程中尤其重視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等技術在教育產品中的應用。在他的帶領下,網易有道自主開發了AI解決方案云服務平臺“有道智云”,囊括神經網絡翻譯、光學字符識別、語音識別、語音合成等技術,覆蓋在線教育的翻譯、識別、批改等教學場景。

在各種技術和服務的加持下,2018年網易有道的營收增長了60%,其中有道精品課報名人次達到2000萬。而K12業務的表現尤為突出,付費用戶增長了5倍,營收增長了3倍。

丁磊對網易有道也偏愛有加,在2018年Q4電話財報會議上,在談到布局在線教育的信心時,丁磊表示,網易有道已經深耕教育近12年,在中國詞典領域是遙遙領先,這方面的用戶正好與教育用戶高度重合。

另外,網易郵箱、網易云音樂的用戶都是在線教育的重要潛在用戶,因為這些用戶也大多是家長。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以及網易自己研發的有道硬件,網易在這個領域頗具優勢。

2018年4月,網易有道完成首輪戰略融資,由慕華投資領投,君聯資本參投,投后估值達11.2億美元,躋身獨角獸行列。網易有道也正式成為繼網易云音樂、網易未央之后,網易陣營內第三個獨立融資品牌。

未來蛋糕足夠大

作為當下網易教育業務操盤手,周楓亦頗得丁磊的賞識。

周楓本科和碩士均就讀于清華大學計算機系,2007年于加州大學伯克利分?;竦貌┦墾?。在周楓的規劃中,理想的選擇是留在高校教書,但在讀博期間,他的論文被丁磊看到并被賞識,后來他便受邀加入網易,負責有道系產品的研發。

更早之前,在1996年剛入清華大學時,周楓就在科協和同學們一起給宿舍樓組建局域網,舉辦計算機知識與技能大賽,并與當年的同學,如今的搜狗CEO王小川一起參加數學建模大賽。

因為對教育的熱情,周楓把人工智能技術的諸多想法實踐在了網易教育領域。在周楓看來,所有教學環節的問題和挑戰,都是業務的機會。

在做在線教育的過程中,周楓發現,低延遲的直播系統是目前在線教育所稀缺的,以前在線教育平臺在直播授課時都很忌諱師生之間的互動提問,因為網絡延遲時間特別長,很難達成即時的交流互動,而目前有道精品課已能解決這一問題。

此外,優質的教學老師也是稀缺的,所以網易有道采用了“雙師制大班課”的模式,通過助理老師給學生的服務,放大主講老師的稀缺性價值。

事實也確實證明,1對1模式雖然起量快,但是直到現在,依然全領域虧損嚴重,大家對1對1的信心明顯減弱,行業中1對1、小班課和大班課等模式正快速分化。

關于在線教育的未來,周楓認為專用的硬件會對教育影響比較大,在移動場景下有很大的空間,是個未被開發的金礦。

據周楓介紹,自2018年推出有道智能筆以來,已經有2萬支有道智能筆伴隨課程投入用戶的學習場景中,用戶使用有道智能筆的比例達到80%。周楓預計,功能優化后的有道智能筆在2019年銷量將達到10萬支。

不過,有道在具體的教學服務方面或將面臨挑戰。

李晶已在教育領域從業10多年。在他看來,互聯網教育的形態是分層的,不同產品滿足不同的需求,上下三層,呈倒金字塔結構。

“第一層是工具類產品,隨到隨學,如詞典工具、口語練習工具,服務最輕;第二層,服務相對重一些,如知識付費課程,有學習的連續性和結構性,但不可能提供重的服務;第三層是提供學習解決方案的產品,真人老師在線直播教學,服務最重?!崩罹Ф浴噸泄笠導搖芳欽弒硎?,第一層很適合騰訊、阿里、網易等巨頭公司做,用戶流量大,而到了第三層,流量固然重要,課程內容和服務品質才是關鍵。

周楓坦承,在最初做教學服務時,的確遭遇過用戶對團隊背景的質疑,因為大家都沒有當過老師。現在有道已經走過最艱難的階段,已經建立起各學科的名師隊伍,并不斷有外部合作團隊加入?!白疃嗖懷?年,在線教育的用戶體驗,將大幅優于線下培訓體驗?!?/span>

不過,在包括李晶在內的眾多業內人看來,教育領域的市場極其分散,即便新東方和好未來兩大巨頭加起來的市場份額也不足整個市場份額的10%,還有足夠的市場空間。

根據艾瑞咨詢發布《2018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發展研究報告》,2018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規模達2517.6億元,同比增長25.7%。預計到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將達2.96億人,市場規模將達4330億元,未來3~5年,市場規模增速將保持在16%~24%之間。

瘦身之后的網易,已全力出擊,但未來它能夠從中分得多大的蛋糕,需要時間給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