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新一輪“頭騰大戰”來了。

3月20日,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公布裁定結果,要求抖音立即停止將微信/QQ開放平臺授權登錄服務提供給多閃使用的行為;立刻停止在多閃中使用來源于微信/QQ開放平臺的微信用戶頭像、昵稱。

字節跳動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關于天津法院下達的禁令裁定,公司會申請復議。

“頭騰”之間的新輪糾紛,到底是真正為了用戶權益在斗爭,還是為了爭奪各自的商業利益?

爭議始末

3月19日下午,字節跳動旗下社交軟件多閃向用戶發送彈窗消息稱:“由于騰訊方面的要求,希望用戶修改在多閃或者微信上的賬戶頭像與昵稱?!?/span>

彈窗信息詳情為:“根據騰訊公司強烈要求,您在微信、QQ上的賬戶信息,包括頭像、昵稱的權益屬于騰訊公司,如果您多閃的頭像昵稱與微信、QQ一致,需要修改在多閃或微信、QQ上的頭像昵稱。如果昵稱是真名,我們覺得可以保留?!?/span>

騰訊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回應稱,關于某APP彈窗推送的信息,純屬偷換概念的無稽之談。事實是:

一、 抖音違反誠信原則超范圍和違規使用來源于微信/QQ的用戶頭像、昵稱等數據,并擅自將騰訊提供給抖音的微信/QQ賬號授權登錄服務提供給多閃使用。

二、 同時,抖音違反開放平臺用戶協議、商業道德以及相關法律,將來源于微信/QQ開放平臺的微信/QQ頭像、昵稱等數據提供給多閃使用。

三、 更為嚴重的是,在用戶僅注冊了抖音、未注冊多閃的情況下,多閃仍然非法從抖音獲取了用戶的微信/QQ頭像和昵稱。

四、 用戶個人信息的獲取和使用必須遵循“合法、正當、必要”原則和三重授權原則。抖音和多閃的上述行為,嚴重侵犯了開放平臺共享數據的安全,更直接侵犯了用戶合法權益。

隨后,字節跳動方面稱,騰訊3月19日對外發布所謂“多閃非法從抖音獲取用戶的微信/QQ頭像和昵稱”等言論屬于造謠。多閃在誕生當日就被微信封禁,抖音也被微信封禁一年時間。所謂多閃使用微信數據純屬無稽之談。作為抖音短視頻推出的社交產品,多閃用戶的頭像和昵稱是來源于抖音的,而且是在用戶明確授權后才從抖音同步的。

其后,騰訊公司在天津當地法院對多閃提起訴訟并申請行為禁令,要求立即停止“多閃”APP用戶的頭像及昵稱與QQ/微信用戶的頭像和昵稱相同的行為。

口水掐架

3月20日,抖音總裁張楠在微頭條發聲,解釋了此前多閃彈窗,提示多閃用戶更換昵稱與頭像的緣由。

“騰訊要求我們,直接刪除多閃app上大量用戶授權同步的頭像和昵稱,包括我自己的這個頭像。多閃團隊為了用戶體驗,在app內提示用戶自行修改,文案不夠平實清晰,昨天已經批評團隊了?!?/span>

張楠同時表示,由于自己的抖音賬號也是使用的微信登錄,自己的頭像可能要在自己負責的產品上,被自己刪除了。

騰訊公關總監張軍在朋友圈回應稱,按照某公司的邏輯,既然是APP工廠,那原材料當然是共用,這樣才符合規模經濟效應。用戶數據只不過是原材料的一部分,所以哪怕是從外面授權拿來的,也是一個APP獲取全工廠受用。管它什么法律,管它什么用戶隱私,管它什么道德底線。只要產品能贏就行。

實際上,雙方口水掐架的核心點在于——抖音到底有沒有違反誠信原則超范圍和違規使用微信用戶信息。

第一財經記者獲取到的法律文書顯示,“本案中,申請人經營的微信/QQ產品擁有很高的品牌價值和龐大的用戶群體,其積累的包括身份識別作用的頭像、昵稱等用戶信息,已成為可以為其帶來競爭優勢的商業資源。

作為與申請人存在競爭關系的網絡經營主體,被申請人北京微播視界公司在使用微信/QQ開放平臺授權登錄服務的過程中,并未遵守其與開放平臺之間的協議,且未經微信/QQ用戶授權,不僅在其自己經營的抖音產品中超范圍使用,還將相關數據提供給多閃,直接損害了申請人對用戶信息享有的合法權益。也侵害了用戶的知情權、選擇權、隱私權等合法權益,從長遠角度看,還有可能對開放平臺行業的市場競爭秩序造成不良影響。

字節跳動方面對第一財經記者回應稱,抖音于2016年12月接入微信開放平臺,啟用微信賬號授權登錄功能。抖音用戶使用微信/QQ賬號登錄時,抖音會跳出彈窗,明確取得用戶授權同意,根據《微信開放平臺開發者服務協議》、《QQ互聯開放平臺開發者協議》,獲取用戶昵稱、頭像。

而多閃是抖音短視頻推出的社交產品,是抖音私信功能的升級,用戶在使用抖音賬戶登錄多閃時,會彈出窗口,明確經用戶授權同意,獲取用戶在抖音上的頭像和昵稱。此外,多閃已經彈窗提醒用戶自己修改頭像和昵稱;關于天津法院下達的禁令裁定,公司會申請復議;字節跳動方面認為,用戶的頭像和昵稱的所有權應該屬于用戶。

商業利益爭奪

這場抖音多閃與騰訊之間的新輪訴訟,到底是毫無營養的“口水戰”?還是雙方為了用戶權益的辯論?或僅僅是打著“用戶權益”的大旗來維護自身商業利益呢?

北京權達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孔德峰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首先搞清楚多閃的行為到底侵犯的是誰的合法權益——是微信用戶權益還是騰訊公司的商業利益,這必須需要區分清楚。

孔德峰稱,第一,由于多閃用戶通過微信賬號登錄這一行為,是微信用戶自身授權同意的自愿行為,因此不涉及侵犯微信用戶合法權益的問題,這是首先需要明確的;

第二,微信用戶是騰訊公司花費商業推廣成本獲得的客戶,對騰訊來講屬于商業利益范疇,如果其他軟件需要通過微信賬號登錄——其本質是搭便車行為,即利用騰訊公司開發的用戶資源——首先要獲得騰訊公司的授權,具體包括法律授權與技術接口安排等,這種情況下,如果多閃要獲得授權,肯定需要與騰訊公司進行商業利益的交換。

孔德峰表示,抖音獲得騰訊授權后只能用于抖音的登錄,在沒有獲得進一步授權的情況下,擅自讓旗下的多閃也使用微信賬號登錄,顯然侵犯騰訊公司利益,但不涉及侵犯微信用戶權益的問題,此時騰訊號稱多閃行為“直接侵犯了用戶合法權益”,實際是有打著“正義大旗”的嫌疑,但它有權維護自身合法商業權益,也就是說,騰訊起訴多閃是正當維權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