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互聯網企業表現最為耀眼。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BAT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三家互聯網公司,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格局,但互聯網生態發展至今天,傳統的消費互聯網發展模式卻越來越乏力。

4.jpg

消費互聯網是指面向大眾用戶直接提供產品和服務的互聯網商業模式,以搜索、電商和社交為主攻方向,目前市場上的大多數互聯網公司都屬于這一范疇。消費互聯網的核心是爭奪C端,即搶奪用戶。

但消費互聯網的發展已經逼近頂點。以中國為例,CNNIC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國網民規模達8.02億,相比去年年底的7.72億只增加了3000萬,網民在人群中的普及率已達到57.7%。因此,基于消費互聯網本身的發展嚴重受限,國內外的互聯網巨頭增長速度都趨于緩慢。

那么,消費互聯網后,新的突破口在哪里?BAT的風向最能說明問題:產業互聯網。

產業互聯網是依托大數據實現傳統產業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助推經濟脫虛向實,實現轉型升級的重要路徑之一。產業互聯網的興起,意味著制造、農業、能源、物流、交通、教育等諸多傳統領域相繼都將被互聯網所改變和重構,并通過互聯網提高跨行業協同的效率,實現跨越式發展。

由于產業互聯網的合作對象是各行各業的企業,所以B端成為互聯網公司的新目標。BAT此前也已經有了諸多嘗試。百度早就將百度大腦開放,基于百度大腦搭建了面向智能汽車交通行業的Apollo和面向IoT設備的DuerOS語音交互系統;阿里則基于阿里云構建了多個ET大腦,如城市大腦、工業大腦、農業大腦等,推動AI技術在各行各業落地;騰訊更是將AI技術作為產業互聯網的核心基礎能力。

盡管以BAT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在消費互聯網領域有長足發展,但在產業互聯網時代,或許互聯網企業并非主角。產業互聯網,核心是傳統的各行各業。由于市場的復雜性,互聯網企業在產業互聯領域的角色是充當專業性服務的技術公司,面對傳統企業,它們只是作為合作者存在。

互聯網企業若想要在產業互聯時代重構曾經的巨頭傳奇,面對傳統企業,似乎困難重重。

產業互聯網具有堅固的壁壘

產業互聯網相對于消費互聯網來說是有比較高的壁壘的,在特定領域里面深度經營可以修建較高的城墻?;チ笠迪胍氬禱チ?,相比于傳統企業,劣勢明顯。最主要的是有三大壁壘:

行業壁壘。所謂隔行如隔山,不同行業,因為專業壁壘的差異,導致真正了解客戶的問題和需求的難度比較大。而傳統企業由于自身對行業多年的研究,對各個方面的需求具有精準把握,此外,傳統企業相對互聯網企業而言,數十年磨練出的是優勢的產業資源地位?;チ笠迪胍誆禱チ貝沙?,必須依托對產業本身的研究,以產業甚至傳統企業為核心,而單獨的互聯網企業很難對多個行業有深入的了解,這大大限制著互聯網企業的成長。技術壁壘。產業互聯網的核心是依托大數據實現傳統產業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提升產業鏈的整體效率。傳統產業具有自身的一系列技術標準,互聯網企業在涉足產業的過程中,技術也是阻礙它們的重要難題。如何滿足技術標準是產業互聯時代互聯網企業作為服務商的重點,而且后續也需要一系利的更迭,系統之龐雜數倍于消費互聯時代。需求壁壘。一個完整的產業鏈不會是由一家企業組成的,整個產業鏈需要數量龐大的企業共同完成,哪怕產業鏈中的一個環節都聚集著非常多的企業;此外,相比于消費互聯時代那樣的爆發性增長,產業互聯時代更多的是長周期的發展,需要更多時間培育。因此,產業互聯網時代的行業集中度很低,互聯網企業即使參與其中,主體成分仍然也必然是傳統企業,因此互聯網企業很難在產業互聯時代脫穎而出。由此可見,在產業互聯時代,傳統企業“先天”的帶有優勢,并且經過數十年的積累,這種優勢又是其他互聯網企業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很難超越的。在產業互聯時代,傳統企業牢牢把握著主動權。

產業互聯,用戶依然為王

從消費互聯網的發展路徑來看,掌握了客戶資源,借助互聯網手段可以更方便的對客戶需求進行多維度的挖掘和服務,這個趨勢正從 2C向2B蔓延。擁有企業用戶資源是通往產業互聯網之路的重要保障。

傳統企業擁抱互聯網也是一個必然趨勢,并且基于龍頭企業自身,從產業的供應者變成產業的服務者也是大勢所趨。所以龍頭企業一般會從自身企聯網化出發,成立專門的部門或公司,實施企業互聯網,待時機成熟后,實施產業互聯網。

以華為為例,過去三十年,雖然華為不做互聯網應用。但他們做的每一件事:光通信網絡、交換機、數據機房都是互聯網的底層基礎設施。而且,產業互聯網的客戶,很多都屬于工業、金融、政府行業,他們原本就是華為的多年老友。裁判吹響產業互聯網哨音的時候,華為突然發現自己坐享巨大的主場優勢。2017年才正式獨立的華為云事業部,只用了一年就異軍突起,這很能說明一些問題。

可以預見,在更多的垂直行業,傳統企業數十年經營所儲備的龐大行業內企業數據以及與行業內企業的良好關系,在產業互聯時代能夠迸發出的力量是互聯網企業望塵莫及的,互聯網企業在產業互聯時代的作用愈發的邊緣化。

5.jpg

世異時移,傳統企業正用互聯網思維武裝自己

長久以來,傳統企業似乎總給人以“落后”的感覺,在互聯網公司叱咤風云的日子里,傳統企業自身也在做著變革。而如今,很多傳統企業已經具備不低的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服務能力。

以海爾為例,作為中國三大白電巨頭之一,海爾在傳統制造業領域具有非常大的影響力。海爾大型家用電器2017年品牌零售量占全球市場的10.6%,連續九年蟬聯全球第一;同時,冰箱、洗衣機、酒柜、冷柜繼續蟬聯全球第一。公司智能空調全球份額30.5%,連續2年位居全球互聯空調(包括智能空調)銷量第一。如此耀眼的成就奠定了海爾在產業鏈中的優勢地位。憑借在產業鏈中的巨大影響力,自2012年,海爾開始第五次轉型,目標直指正式實施網絡化戰略。海爾希望將過去封閉的傳統企業組織變成一個開放的生態平臺,與上下游的關系從零和博弈變成利益共享,于是乎,COSMOPlat平臺橫空出世。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COSMOPlat已經聚集了3.2億用戶和390萬家企業,實現了跨行業、跨領域的擴展與服務,成為企業追求創新驅動高質量增長的典型代表。

此外,很多中國企業都希望從傳統制造變成先進制造企業,富士康已然成為產業互聯下的“數據驅動”企業。它的做法是打造產業互聯網平臺,將自己作為知名電子產品制造企業幾十年積累沉淀的“精益制造”技術、工藝、經驗、方法、流程等數字化,既賦能自己,加速自身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蛻變,同時也進一步將這些能力釋放出來賦能行業,從而打開更大的數字化新發展空間。

傳統企業的數字化進展如今越來越不容大眾所忽視,他們也已經做出了很多好的產品,產業互聯時代,面對具備不遜色于自己產品能力的傳統企業,互聯網企業的發展也是一片陰霾。

To B市場,AT也曾折戟

阿里和騰訊雖然在消費互聯網領域“牛氣沖天”,但是在產業互聯網應用的嘗試均未取得好的效果。由于BAT的客戶積累和運營經驗主要集中在個人客戶,其向產業互聯網拓展過程中優勢將不再明顯。

2007年1月馬云在上海宣布旗下公司——先期投資1億元的阿里軟件正式成立,并宣布全面進入企業商務軟件領域。這也是阿里巴巴旗下第五家子公司。2009年3月31日阿里軟件在京宣布:將投入十億元巨資,向中小企業推廣管理軟件,并承諾未來三年免費,目標是在三年內使中小企業管理軟件普及率從10%提升至40%。這是金融?;⒁岳?中國軟件業為幫助國內中小企業“過冬”所推出的最大手筆。在國內8家銀行的支持下,推出了面向中小企業的無抵押低息貸款計劃“錢掌柜”。該計劃的貸款總額將超過60億元。然而不過四年,阿里于2013年3月31日關閉錢掌柜并終止提供相關服務,關閉后相關數據不再保留。阿里巴巴在企業軟件市場開拓受挫,最終選擇與軟件商合作。2013年12月,阿里巴巴擬與金蝶合作共推針對中國電子商務企業的專業級財務管理軟件。 

與此類似的,2007年,“QQ客服”誕生,半年多后,這個免費產品有了5萬人次的申請。而到2013年2月更名為“企業QQ”的“企業QQ辦公版”的經過了6年的積累企業用戶也只有30萬,與其在消費互聯網領域的地位相差甚遠。

產業互聯網時代,互聯網企業或許很難再現曾經的輝煌,甚至強如BAT這樣的巨頭也難以出頭。在產業互聯網時代,不會出現贏家通吃的現象,更不會是一個巨頭時代,因為每個領域都有很強的垂直專業性,不可能一家公司解決所有問題。未來,或許存在更多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