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導讀:

這次美國政客對于華為的圍剿行動,作為華為掌門人的任正非也在第一時間給予了反饋,稱:“美國的‘90天臨時執照’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我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其實我們一年前就受到美國實體管制了,美國政客目前的做法低估了我們的力量?!?/span>


為了預防這一刻的到來,華為已然早就有了防備,并不會畏懼他們的封殺和挑釁。在這特殊時期,任正非還呼吁大家不要煽動民族情緒,不要遷怒于美國企業,本次事件純屬美國政客的行為,所以還請大家保持理性對待。

01

華為的至暗時刻

 

1999年發生了兩件大事。

 

5月7日,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突然在凌晨遭遇美國飛機的轟炸,損失慘重。

 

三名中國記者邵云環、許杏虎和朱穎當場犧牲,數十人受傷,大使館建筑嚴重損毀。


131.jpg


一個國家的大使館,象征著國家尊嚴和主權的地方,卻遭遇了無情的轟炸,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中國外交部第一時間發布了強烈的譴責,可中國和美國實力懸殊太大,似乎無計可施。


而美國卻只輕飄飄地說了一句:使用了老地圖,是誤炸,深表遺憾。

 

那是一個疼痛的年代。

 

我們的民眾咆哮著上街,站在美國駐華大使館外面抗議。


132.jpg


我們的大學生穿著整齊劃一的T恤,手舉“中國人今天說不”的標語上街游行。


133.jpg


我們的烈士父母,捧著孩子的遺像在機場哭的撕心裂肺。


134.jpg


我們的總理在現場,老淚縱橫。


135.jpg


落后就要挨打,這是無比疼痛的教訓。

 

這一天,是我們中國人都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天。


我們沒有選擇和美國正面剛起來,是因為當時的中國還脆弱地像一顆雞蛋,只能選擇臥薪嘗膽,忍辱負重。

 

同樣是在這一年,華為人還沒有從祖國的悲傷中走出來,華為就在自己的戰場上遇到了美國巨頭的圍剿。

 

美國思科的高層對外放言:“在今后幾年里,思科將只有一個競爭對手,就是華為!”

 

當時的思科在美國甚至是世界范圍內享有壟斷地位,而華為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思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搞死這一家來自中國的小公司。

 

先不說巨頭的圍剿,當時的華為本來就在一片水深火熱之中。

 

任正非一直堅信要做真正的中國技術,而要做出真正技術的前提是大量的研發,而這一切都是錢燒出來的。

 

華為從來沒有想過GSM燒錢如此之兇悍,在當時的中國一年就是幾個億起燒,這一家民營企業完全背不住,但是不燒錢就是完完全全的失敗。

 

于是很快華為的資金鏈斷裂了,欠員工錢,欠客戶錢……

 

這一段歷史,當時的深圳市長李子彬在CCTV2 《對話》中有提及:

 

當時告狀信收了3000封,說華為欠工人工資100億元,欠客戶100億元,欠稅100億元。


自從這些信出來后,華為6個月沒訂單,任正非同志非??嗄?。

 

于是,他就向上級領導匯報,請組織派人過來調查華為,如果信上說的都對,就把任正非抓起來,他有欺詐行為。


如果不對,就發一個公告證明他的清白。

 

很快,調查組入駐華為,并沒有發現華為走私和偷稅漏稅,任正非也沒有中飽私囊,華為的做法,是項目投入過大,企業融資困難。

 

雖然被證清白,但華為的?;⒚揮薪獬?。

 

那是任正非一生中的至暗時刻,很多個夜晚,那個50多歲的漢子,就孤獨地坐在窗前,凝望著熙熙攘攘的大沖村。

 

這樣的?;圖灝疽恢鋇鵲?999年的十月底,一個華為的員工沖進任正非的辦公室對他當面匯報中了福建省的一個好幾個億的大標案。

 

聽到這個消息,任正非這個剛正不阿,有鋼鐵般意志的人,竟然熱淚盈眶,泣不成聲。

 

他不停地敲打著桌子,顫抖著一遍一遍大聲念叨:


“我就說我沒有問題,我就說我沒有問題!我要有問題,福建會給華為這么大的項目嗎,國家會給華為這么大的項目嗎?......”

 

那似乎是任正非第一次在公開場合哭,當時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淚流滿面。


然而任正非的屁股還沒有坐穩,一張編制好的大網悄然而至。


在亞特蘭的一次展會上,美國思科的董事長佯裝成一名顧客,跑到華為的展臺上聽他們的員工介紹自己公司的核心產品和技術。

 

員工一看是客戶,就講得格外賣力,而他卻不知道,他所講的一切,都是思科用來狙擊華為的惡毒手段。

 

思科要整倒華為,是完全處心積慮,憋著一肚子的壞水。

 

1月23日正是中國農歷臘月二十一,這是什么日子?

 

是中國人快要過春節的喜慶日子,而正在華為的員工快要放假回去過年的時候,美國思科一紙訴狀把華為告上了法院,就是要殺華為一個措手不及。

 

在長達77頁的起訴書中,指控涉及專利、版權、不正當競爭、商業秘密等21項罪名,幾乎涵蓋了所有領域。

 

這種考驗對華為來說幾乎是事關生死,如果思科贏了,那么華為面對的將不僅僅是高額???,而是所有的產品都有問題,失去所有市場。

 

思科果然夠陰險。

 

任正非緊急召開會議,停止一切高層春節的休假計劃。

 

這場官司打了好幾個月,外國甚至是中國,對于華為的負面新聞鋪天蓋地。

 

華為就愛造假,搞不出來就搞不出來,干嗎要剽竊美國的技術?作為中國人,我都替你們感到羞恥。

中國就是山寨之都,他們只看重眼前的蠅頭小利,這樣的國家能夠有什么真正的技術?


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外國的媒體全部都意有所指地開始攻擊中國技術,而最可恨的是,我們中國的部分媒體也把矛頭對準了華為。

 

就在一片沸沸揚揚之中,華為把涉及爭議的全部源代碼都帶到美國去接受檢驗。

 

在經過了沒有一個中國人參與的第三方審核團的嚴格認證之后,結果卻是在思科提出的21項指控中相關的2000多條源代碼中并沒有發現華為對思科的抄襲。

 

結果一出來,啪啪打臉,之前罵華為的中國人和外國人紛紛不做聲了。

 

雖然不涉及侵權,但華為當時太弱小,為了打贏思科,為了能夠獲得技術和市場,割下了很大的一塊肉——3Com僅僅投入了1.6億美元,就取得了和華為合資公司49%的股份,而且有權在兩年后再收購2%的股份從而取得控股地位。

 

但沒有辦法,華為需要的是韜光養晦,勵精圖治。


136.jpg

打壓華為,遏制中國高科技企業的發展,不止是思科,美國政府和美國企業其實一直也在干,雖然他當時還只是一個小企業。

 

從1999年到2016年,華為三次并購連續被美國政府否決,專利收購被否決,正常的商業合約被干預,甚至一次次對華為發出行政傳票。

 

2010年,摩托羅拉又在美國起訴華為專利侵權。

 

那至于美國政府逮捕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還有最近封殺華為,那都是路人皆知了。

 

美國不僅自己打壓華為,甚至還行政命令很多國家一起打壓華為,其實他真正害怕的不是華為的崛起,而是中國的崛起。


02

華為的榮耀時刻

 

1999年,當時中國第一高樓上海金茂大廈竣工,很多外企機構爭相入駐,穿著西裝革履,每天上下班,這在當時的上海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然而就在這一道風景線中,還有一些不和諧的因子,一群頭發蓬亂、目布血絲、衣著隨意的的程序猿蜂擁而來、呼嘯而去,用誰也聽不懂的火星語大聲嚷嚷,這些人就是華為的研究人員。


而華為的上海研究所就在這個大廈。

 

華為上海研究所就是海思芯片的前身,早在20年前,任正非被美國圍剿的時候,他就發誓要做中國人自己的芯片。

 

他把海思的女掌門何庭波叫到面前和她說:


“我給你每年4億美元的研發費用,給你2萬人,一定要站起來,適當減少對美國的依賴。芯片暫時沒有用,也還是要繼續做下去,這是公司的戰略旗幟,不能動掉的?!?/span>

 

當時的海思芯片還不夠成熟,一經推出之后罵聲一片。

 

“海思恒久遠,一顆永流傳”,就是用來形容海思芯片像一顆老鼠屎,這樣的形容真是又毒又壞。

 

海思芯片到底砸了多少錢,到底經歷了多少失敗,沒人知道,只說華為P6整整試制了100萬片,最終才敢量產,100萬片這是什么概念?

 

終于,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海思生產的麒麟980芯片,已經能夠pk 行業老大高通的驍龍855,從萬年被罵的垃圾到躋身世界一流芯片行列。

 

海思最終做到了任正非的期許:一定要站起來,減少對美國的依賴。


搭載了麒麟芯片的華為手機簡直是所向披靡,榮耀系列攻城拔寨,Mate系列戰無不勝。


137.jpg

2018年,華為手機全年銷量2.08億部,中國第一品牌,并且在第二季度全面趕超蘋果,2018年華為通訊設備占有率世界第一,并且在5G領域獨步天下。

 

任正非吹過兩個牛皮,1994年,他說要在通訊行業做到世界第一,大家都不信。2010年,他又說要把手機做到全球第一,大家還是不信。

 

只不過,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他用了20幾年的時候,把自己吹過的牛,一個個實現了。


大家都知道,我們中國人在蘋果手機售發的時候,里三層外三層地徹夜排隊搶購,甚至人家還要限量、限價。

138.jpg

不好意思,風水輪流轉,我們的華為在國外也讓人家老外排隊來搶購。

139.jpg

人家蘋果在中國賣給我們最少要貴1000,我們華為在國外賣給人家也最少貴1000。

 

什么叫國貨之光?這就是。


什么是中國人的驕傲?這就是。


華為就像一座燈塔,在黑暗中照亮了很多很多人。


03

華為的前赴后繼

 

之前,任正非半夜排隊打出租車的照片刷爆了網絡。


141.jpg

很多人都說催淚,感慨不已。

 

但真正讓我催淚的不是華為,而是我們中國另外一家公司中興的:


142.jpg

76歲的老人,身體不太好,本來是已經退休在家頤養天年,可是因為美國的制裁,而自己還得依靠美國技術,不得不緊急飛往美國。


落后就要挨打,這是多么沉痛的道理?

 

如果華為像中興一樣沒有自己的芯片,中興的今天就是華為的明天。

 

2018年制裁完中興,2019年終于騰出手來封殺華為,2019年5月16日美國把華為列入封殺名單,輿論一片嘩然。

 

之前一次明著暗著打壓,那個時候的華為已經想到了今天的一切。


只是華為沒有想到之前都是暗搓搓的,今天竟然直接用行政命令,用一個國家的力量要壓制一個企業。

 

美國真正害怕的是中國高科技力量的崛起。

 

在被美國封殺后,華為海思的女掌門何庭波在凌晨兩點發布了一封備胎轉正的內部信:


如果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芯片和技術都不能用怎么辦?為了這個以為永遠不會發生的假設,數千海思兒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為悲壯的長征。

 

數千個日夜中,我們星夜兼程,艱苦前行,我們無數次失敗過,困惑過,但是從來沒有放棄過。

 

今天,是歷史的選擇,所有我們曾經打造的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


何庭波用了一個詞,叫悲壯,而我看到這兩個字,眼淚就掉了下來。

 

什么叫悲壯?

 

華為麒麟芯片開發部的部長王勁,突發昏迷,不幸去世,年僅42歲。

 

不僅是王勁,2006年,25歲的胡新宇猝死。2016年41歲的華為員工魏延政癌癥去世。2017年36歲的華為員工齊智勇過勞死。

 

什么叫悲壯?

 

華為僅三成員工可以在零點前入睡,22%的員工體脂率超標。


很多員工血糖、血壓,精神狀況都有問題,身體嚴重透支。


而任正非自己兩次癌癥動過手術,身體也非常不好。

 

華為的悲壯,華為的成就,華為的榮耀,都是一代又一代的華為人前仆后繼,靠著血與淚堆出來的。


發達國家領先了我們200年的科技技術,我們用60年時間要趕上,不然落后就要挨打,我們除了努力和艱苦卓絕的奮斗,還能怎么辦?

 

在知乎上有人問,當下部分民眾對華為的追捧理智嗎?發問者企圖聽到華為的一些黑點。

 

可是回答區卻是一片反擊。

 

最高贊的答案是這樣:除了華為,你看看我國的其他企業,能拿出來打的有多少?

 

我害怕的不是民眾追捧華為,而是值得我們追捧的只有這么一個;


我害怕的不是美國封殺華為,而是能讓他引起重視的企業只有這么一家。

 

昨天,任正非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說:


即使美國不向華為出售芯片,華為也沒問題,因為我們已經為此做好了準備。

今天據路透社的消息,谷歌已經終止了和華為的部分合作,麻省理工大學、牛津大學等等,紛紛終止和華為的合作,接下來還有更多的重磅美國公司和高校來封殺華為。

 

任正非說的風淡云輕,但我仍然隱隱約約替他擔心,以一個公司對抗超級大國,犧牲是超級慘烈的,希望這一場戰役他能夠抗住。

 

現在,我們的祖國,我們的企業,正在驚濤駭浪中負重前行,只是希望我們的青年都能夠像20年那一群勇敢站出來發聲的大學生一樣,把力量擰成一股繩。

 

正如魯迅先生的那一句話:

 

愿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

 

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像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


忽然想起147年前,那時祖國危難,科技遠遠落后于別的國家,我們派出了第一批幼童,去學習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


143.jpg

前面等待他們的是生死未卜,前路迷茫。

出發前,就在那一個渡口,那一群少年,他們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望著茫茫的大海起誓:

“此去西洋,深知中國自強之計,舍此無所他求。背負國家之未來,取盡洋人之科學,赴七萬里長途,別祖國父母之邦,奮然無悔?!?/strong>